玩技术,爱生活
记录工作与生活的点点滴滴

用心去爱,用脑去想

经济学跟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只要你留心,就会发现生活无处不经济。我们习以为常的经济现象,真实情况并非你所想象的那样。比如,在贸易摩擦中,欧美处处针对我们,为什么我们不反击?以前觉得,最低工资标准越高越好,但实际上是这样吗?食品质量问题上,我们一贯的想法是食品标准越高越好,但我们留意高标准给我们的副作用吗?我们常常在呼吁保护环境,但为什么环境污染依旧?

我们的社会和环境,需要我们用心去爱,更需要我们用脑去想。

贸易摩擦

贸易摩擦

最近几十年中美、中欧贸易摩擦不断:09年美国对中国轮胎加征特别关税、12年奥巴马否决31重工在美风电投资、12年美国阻止中兴和华为进入美国市场、12年美国和欧洲部分国家先后对我国的光伏产品征收重税……

在这么多贸易摩擦中,我们还手了吗?基本没有,于是就有非常多的人跳出来出谋划策,比如:

2012年我们从欧洲进口了58.3万辆汽车,价值300多亿美元,可以考虑向布鲁塞尔方面递交针对从欧盟进口的豪华汽车的正式申诉。

这样的对策其实非常搞笑,首先所有汽车的销售价格,从豪华到低端,国外售价都比我们国内便宜,难道这能说明它们在倾销?比如一辆宝马750在欧洲卖80万人民币,到了中国就卖200万,面对这种现状你还要说它们倾销?继续加税有用吗?

对欧盟的葡萄酒加征反倾销税、使用大飞机(中国购买空中客车的大单)打贸易战,这样的对策也被媒体时常提及。今天我们不讨论这些对策的是否正确,想请大家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待这个问题。首先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

假如附近的村子为了妨碍我们去做买卖,故意捣毁了他们自己村口的道路,那么作为报复,我们是否应该毁坏自己村口的道路呢?很多人的答案是“不”。这是对的。

在贸易争端中,单纯的认为制裁可以给对方造成伤害的想法是不够全面的,因为这种伤害不是单方面的,在伤害别人的同时,也伤害了自己。

那些受到美国刁难的国家应该采取什么策略?禁止贸易就好比捣毁道路,别人既然愚蠢地捣毁了贸易道路,对双方都已经造成了伤害,那么我们就不应该靠进一步捣毁贸易道路来报复对方,因为这样只会加重双方所遭受的伤害,而且往往还会诱使对方变本加厉。

食品质量

食品安全

中国目前的食品质量问题,是大家日常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为了解决好这个问题,大家也给了非常多的建议:政府加强监督、完善法律体系、普及大众食品安全常识…… 对于这些对策,我只能呵呵了,这样的对策就如同心灵鸡汤,你不能说它是错的,但实际上又没有任何卵用。

不止对待食品质量问题,当我们政府管治理念进步时,我们又骂声一片。在11年的时候,我国修订了生乳的质量标准:

《生乳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要求:每100g生鲜牛奶的蛋白质含量不低于2.8g,细菌总数每毫升不高于200万个。
修订之前的标准是,每100g生鲜牛奶中蛋白质含量不低于2.95g,细菌总数每毫升不高于50万个

此修订案一出,各界人士纷纷炮轰我国奶业标准属于“全球最差”,更有奶业巨头公开质疑此标准。在很多人眼里:蛋白质含量减低,等于没有营养了;细菌数比以前高这么多,我还敢喝奶了吗?

人们习以为常的想法是标准越高越好。如果说降低标准是进步,很多人觉得是在扯淡。不过,你能否再多想想,政府提高标准,只需要一纸空文,简直易如反掌,何乐而不为?

不准确的数据统计,2011年我国奶制品消费量中,大约有7成来自于散户的供应,3成来自专业畜牧场。如果使用针对专业畜牧场而制定的质量标准,来规范大量的散户奶源,当散户提供的牛奶的平均质量低于过高的标准时,除了倒掉以外,散户造假的积极性就会大增。

我们在这个背景下再回过头来讨论新国标带来的影响。这儿的意思并不是说修订了国家标准就可以杜绝造假,可以生产出更优质的牛奶,而是说修订标准会影响 “假奶”,甚至是 “毒奶”发生的概率。

同时需要说明的是,国家标准并不等同于企业标准。国家标准是以法律为后盾对整个市场划定的底线。如果人们实际能力与这条底线差距太大,那么造假的诱惑就很大,而政策制定者就必须以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处理这种诱惑。另一方面,单个企业不仅可以有很多高标准,还可以有多种标准,以适应不同品牌,不同档次的产品,在消费市场相互竞争,优胜劣汰。这才是市场进步的根源。而且我们的生活水平的提高是企业竞争出来的,而不是政府制定出来的。

我们在回过头来重新审视这个标准,一个体重60公斤的人,每天需要摄入60g蛋白质,而一盒250ml的牛奶,在旧国标下应该含有7.375g蛋白质,新国标下则应该还有7g,相差0.375g,仅占人体每日所需摄入量的0.625%;而生乳的细菌数,经过杀菌处理后基本上可以达到无菌的状态,只是杀菌的力度越大,牛奶的营养成分会打折扣而已。

生乳收购的国标不够切合实际,以及司法体系对造假者的惩罚缺乏应有的力度,都间接增加了造假的概率。适当放宽生乳国标,加重对造假者的惩罚,均有助于减少造假,甚至是投毒这样的悲剧产生。

最低工资

最低工资

最低工资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争论的焦点:最低工资标准是否会损害贫困者的利益。支持者认为:

  1. 假如最低工资标准是2000元/月,如果雇主认为一个人的劳动价值够不上2000块,那么雇主只能开除这个人。如果一个人的劳动价值还值不到最低工资标准的话,那么他一定是那些技术、能力、条件最差,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但又是这些人需要这样一份工作,需要这个标准来保证自己的工资。
  2. 企业为了保证自己的利润和正常运转,只能提高劳动力的准入门槛,那么会降低劳动力就业的可能,提高失业率。
  3. 如果在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时,又不准开除员工,那么企业只能提高自己的产品价格,会将这部分成本转移到消费者,有可能会造成通胀,通胀又会损害贫困者的利益。

当然反对者也拿出各种证据证明:在现实中,最低工资上升,企业并没有裁人,因为裁员也有成本;最低工资上升,可以促进低收入人群消费;最低工资上升,就业率没有下降反而可能会上升;最低工资上升,对商品价格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这样的争论持续多年都没有结果,真相究竟在哪儿?

收入怎样才算合理?有人认为工资应该根据人的素质来决定。一个博士不管是教书,还是扫大街,工资似乎就应该高那么一点点。反过来,如果一个连中学都没有毕业的人,如果有很高收入,似乎就不正常。有些明星,靠的可能只是搔首弄姿,没有下多少苦功,就能获得很高的收入,大家都觉得不合理。

这些想法在经济学中都是错误的。是供求关系决定产品的价格。明星之所以赚大钱是因为市场对她有需求。你可以讨厌她,但不得不承认,有很多人喜欢她,所以她的劳动力才值钱,而不是因为她投入的成本低,所以她的表演就不值钱。培养博士专家成本的确很高,但他们去扫大街的话,那么就只能接受扫地的工资,而他们过去专研学问的成本与此无关。

归根结底,市场的供需是劳动力价格的唯一决定因素。

既然工资是由劳动力的供需关系决定的,那么用命令或法律规定工资和福利的高低,就是枉费心机。理由再简单不过,我们既不能规定劳动力的供应,也不能规定劳动力的需求。那么最低工资制度是否还有必要存在?

最低工资制度,是一种市场干预制度,而市场干预总会扭曲价格关系。这种扭曲关系在一定的度(最低工资标准在一定的水平)下,可以保护最弱的劳动者,同时也不会损害更多的劳动者。但当最低工资标准随着外界因素提高到一定程度,就会起到反作用。这也是我国不同地区不同时间阶段采用不同的最低工资标准的原因。

经济、环境与爱心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些有意思的现象:

  1. 假如我曾经到一个风光秀丽的地方旅行,景色迷人,令人流连忘返,几年后,当我再度踏上那片土地时,过度的开发,让曾经的秀美风光变得黯然失色。于是乎,心里一句:他娘的政府,整天就知道破坏环境。
  2. 很多人整天都在高呼提高农民工收入,让他们体面的工作,但是当我们真与这些劳动者一起时,又会瞧不起他们。地铁上,他们为了不弄脏座位坐地上,很多人发微博,但没人去请他们坐回座位。 ……

经济

环境污染和破坏,是经济发展不可避免的副作用。森林,河流往往都认为是公共财产,如果代理这些公共财产的当地政府缺乏明确的责任,他们就会对环境污染听之任之,无心采取适当的补救措施。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一个大家都不得不承认的事实,经济发展的好处往往大于环境污染带来的坏处。两害相权取其轻,是社会发展的必然选择。没有人否认,在公路上塞车等待是一件很讨厌的事情,但绝大多人人还是渴望拥有自己的小汽车。的确,我们现在很多自然风光被开发,这会令游客大失所望,游客当然希望别人保持文明前的特色,但是,难道游客的满足比当地居民脱贫致富更重要吗?我不能自己享受现代化成功的同时,却呼吁别人选中落后。

在我们经济和社会高速发展的同时,伴随在我们周围有很多阴暗面:到工业区看看打工者,到铁路沿线看看流浪儿童,到夜店看看陪酒小姐,到街头看看拉车的下岗工人。看看还可以,如果细听他们的故事,会心痛的。不妨尽量掏钱给他们,当是做善事。但不要因为自己看不惯,就瞧不起,就批评,甚至阻止他们以不体面的方式谋生。

我们不仅要用心去爱,更要用脑去想。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原创文章。知识共享许可协议本文由MOONDEV创作,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