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技术,爱生活
记录工作与生活的点点滴滴

现实与梦想的差距

最近在阅读薛兆丰先生的《经济学通识》,薛兆丰先生的很多观点都颇具争议,咋一听都觉得你丫在胡扯,但是仔细思考后,又不得不点点头,竖起大拇指。薛兆丰先生尽量把要论述的观点限定在经济学范畴内,从经济学角度来分析政府的政策以及社会人士的观点,但是这不代表他的观点就一定是可行,没有副作用的。经济学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是能为我们解决问题指明方向,因此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了解一些经济学常识和原理,当然也应该更客观的看待薛兆丰先生的观点。

社会应该公平,火车票应该低价,道路应该免费,房价应该降低,这是梦想
但“应该”不等于“可以”,经济学是一门关于“是什么”和“为什么”的学问,这是现实

1、免费才是宝贵的

道路

在讨论治堵、高度公路收费、城市打车难等问题时,我们首先要了解两个概念:公用品和私用品。

公用品:一个人用不影响其他人用的物品,比如旋律、知识、电视信号等

私用品:一个人享用别人就不能享用的物品,比如鸡蛋、面包等属于典型的私用品,如公园、道路、列车等,当争用人数达到一定程度,一个人的使用会影响他人使用,所以也应该属于私用品。

对于公用品合理定价即可,不会争用。对于道路等私用品,一旦出现争用社会就不得不采用各种竞争规则来替代争用者决出胜负,以便让部分人得到使用权,而让其他人寻找其他的替代方案。历史证明:通过暴力、官职、出身、性别、年龄等规则来竞争会引导人们去参与一些有助于自己胜出但对他人没有好处的竞争,并由此导致无谓的损失,比如:不必要的应试能力,尔虞我诈的成本。

相比之下,“价高者得”的规则,才能引导社会提供有价值的服务,并用赚来的钱参与这样的竞争。当社会的大部分资源采用这种方式来分配时,整个社会的竞争成本就会下降,收益就会上升。

基于这样的缘由,作者提出通过收费来解决城市道路以及高速公路堵车的问题。

首先说治堵,对于拥堵的路段按时间收费即可,通过收费可以过滤出真的需求。有人因此质疑:穷人怎么办?你仔细考虑这个问题,需求其实跟穷人和富人无关,当你有紧急的事情时,不管穷人还是富人都会愿意付费的。富人也不见得会因为要去买菜,而去为道路付费。这样的治堵方法,至少可以让真正有需求的人,可以在竞争中胜出。

接着说说,高速公路收费。现在不管是普通人还是媒体,都觉得高速公路应该免费,他们的理由是: 1. 过路费,燃油费等各种税费已经非常高,相当于已经为行车买单,而道路作为公共资源不应该再收费。 2. 高速公路免费可以激发内需,促进人们出游,为假日经济创造消费 3. ……

高速公路的修建和养护需要庞大的资金,目前是通过贷款和融资渠道获得,所以投资者有权收费。其次我们可以对出现拥堵的路段通过收费来调节,提升高速公路的使用效率。最后,高速公路免费不会激发内需,创造消费的,按照这样的逻辑,航空、铁路等都应该免费才对。

最后说说,打车难。目前政府在打车方面,既控制数量,也控制价格。各地政府解决打车难的各种措施也与最终目的背道而驰:

不是放开数量管制从而有效降低分子钱,而是给司机发放财政补贴,这既强化了出租车公司和司机对“放开市场准入”的抵制,又用纳税人的钱补贴了常坐出租车的中产阶级,增加了社会分配不公。

不是设法把黑车纳入公共管理,让他们成为合法的供给,而是直接打击。

不放松对价格的管制,以更自由浮动的车资鼓励司机出车。而是直接严惩挑客和议价的司机。

2、火车票价还不够高

火车票价

客流暴增,导致火车票涨价。火车票提价的幅度是多少,取决于客流增加的幅度,而跟乘客的心理承受能力扯不上关系。

我比较赞同作者的这个观点,节假日的客流暴涨,致使铁路客运的压力陡增,直接导致买票难,票价高。

接着作者抛出火车票提价的幅度还不够高的观点,理由是:

黑市猖獗(黄牛),表明火车票的定价偏低。如果铁路部门参照黑市的价格定价,那么黑市就会销声匿迹,如果价格高到不合理,那么不仅没有黑市,还会出现售票处忙于“拉客打折”的现象。

窃以为有利可图跟价格高低没有直接联系,而是跟资源是否稀缺有直接关系,即使票价提高到当前的黑市的价格,那么黑市会仍然存在,只不过黑市的价格会更高,因为需求在那儿,除非票价达到作者所说的不合理水平。这个时候黑市很有可能消失,但如果出现“拉客打折”的现象,我不确定黑市是不是会死灰复燃。所以,个人认为通过提高价格来打击黑市不一定有效。

现实总比书本更精彩,在作者抛出“火车票价过低”的言论后,遭到大部分人的批评。紧接着作者再写文两篇论述自己的观点:

1.“实在需要”的理论其实是错误的。表面上,火车票是很多人的生活必需品,毕竟每个人都要回家过年,但这是很主观的定义。

我非常赞同这种观点,也非常讨厌某些经济学家抛出“刚需”这样一个概念。这个世上,除了维持自己生命体征的,诸如:食物,空气,水等,没有什么是刚需的。虽然春运这么多人,我们仍然能够看到很多人,过年不回家的,仍然有很多不是很富裕的人,为了回家而购买飞机票的;更有甚者,每年愈来愈多的摩托车大军,也说明火车票非“实在需要”。

2.商品出现“短缺危机”,不是因为商品不充足,而是商品定价过低。在这个世上,商品从来未曾充足过,但是危机却不是总是发生。比如法拉利,劳斯莱斯等豪车,从来没有发生短缺危机。同样的,这个世上,“过剩危机”也不是因为商品供应过多,因为社会从来不会嫌弃商品过多,只要适当回落价格,“过剩危机”就会解出。

3.在资源不足的情况下,不管采用何种分配方式,都会有利于其中一部分人从竞争中获胜,相比较来说,”价格”是比较合理的竞争方式。

反对这种观点的人,总是站在道德的最高点:穷人怎么办?但是你仔细想想,发现这种观点好经不起推敲。首先怎么定义穷人?采用其他方式:按照年龄,如果按照离开老家时间长短,按照职务……这些方式来分配,就有利于穷人?

4.很多人认为铁路部门的垄断,造成目前春运运力紧张。

为什么民营资本进入,就一定会提高铁路运力,降低火车票价格?企业家不是慈善家,只会以提高利润为目的,很有可能会增加货运比例,而降低客运比例,导致客运运力更加紧张。

5.低票价造成举国浪费。每年春运,排队买票,托关系买票,找黄牛,打击黄牛耗费了数万人的精力,从整个社会而言,造成了巨大的浪费。

这个观点在前几年来看,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随着近几年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因为买票造成的资源浪费已经降低很多。这是不是也从侧面告诉我们:很多问题,也许未必能只从经济学层面来解决。

最后作者抛出如下方案,来解决目前的春运问题,注意是当前,也许几年后,随着运力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科技的发展,春运问题将得到彻底的解决: * 火车票价提高到春运恢复正常秩序为止 * 年前票价逐渐递增,年后票价逐渐下降,鼓励时间成本低的人早出晚归 * 提价的后果是部分需求低但未必是穷人的旅客不能成行 * 解决穷人出行,完全可以通过提高的价格来直接补贴穷人,火车企业,慈善机构捐赠等

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通过“价格”来合理配置资源,其实是比较公平和合理的。

3、楼市泡沫

楼市泡沫 这些年国内楼市价格居高不下,为此政府年年调控,面对房价的高涨,奇谈怪论也竞相登场,很多的人也非常认同其中的错误观点,这些观点基本上都完全误解”价格”的成因,也与解决问题的正途背道而驰。

大部分人不知价格为何物。一切不满,一切调控,都指向价格,而不是价格背后的成因。他们不明白,价格不仅是现状的如实反映,而且还能调动资源,以最有效率的方式满足复杂的需求。

重税压低房价
曾经有经济学家建议,用征收增值税的方式抑制房价,比如:买房者在5年内转手的话,加征30%的重税。

这种方式表面上可以打击炒房者,让老百姓买到廉价的房子,但实际上真如此吗?如果真有这么好的事,那为什么不把它推广到教育上、汽车上、药品上?其实这里面有两个基本的经济学常识: – 税收会打击供给,抬高商品价格 – 无论向买卖双方哪一方征税,实际上都会由双方共同承担

这是普适的原理,但有读者会认为它不适用于二手房交易。赞同这个观点的人,大多认为房产是特殊商品,不仅可以满足自住者的”使用需求”,而且可以满足套利者的”投资需求”,重税会抑制这部分”投资需求”。

其实没有无端的”投资需求”,商品之所有具有”投资”的价值,是因为它可以满足”使用需求”,而不仅仅是因为它可以转手。所以无论怎么打击这种投机的转手需求,都不可能缓解”使用需求”。

从另外一方面来说,二手房卖主在买主还没有现身时就与开发商达成交易,承担了资金责任,帮助开发商完成开发周期,加速房地产资金运转,间接促进了房源供给。所以即使是纯粹的炒房者,也对市场有双重且正面的贡献。

限购抑制房价上涨
这是很多地方政府采用的政策,认为限购可以控制房产价格上涨。

这个观点是否正确,根本不用多说什么,看看实际情况就很清楚了。限购的城市楼市价格不仅没有下降,反而年年上涨,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们首先要明白房价为什么会上涨?

  • 负面因素:供应跟不上:包括土地,建筑面积,空置房流转等各环节的阻碍
  • 正面因素:增值:生产力的提高,导致在这里可以比在原地创造更高的价值

要降低房价,就应该分清促使房价上升的正面和负面因素,从积极扩大土地供给和住房供应入手,而不是去限制那些恰恰帮助北京走向繁荣、恰恰提升了北京价值的人的权益,把他们驱逐出购房市场。

理论上这样的观点没有问题,但往深入了想,政府怎么扩大土地供给和住房供应,就目前很多一线城市而言,是否还有更多的土地来容纳愈来愈多的人口?如果没有我们应该怎么办?这么看来限购也许是政府不得已的手段。

政府有责任降低楼市价格,且与政绩挂钩
在成熟的市场经济里,政府可以放手不管,让商品价格自由升跌;在不成熟的市场经济里,政府掌管着土地批租权,存在着官商的勾结和腐败,所以政府有责任调控房价,不仅应该通过重税来打击炒卖,而且应该实施‘一票否决制’,把一个地区房价作为该地方领导任免标准来考察。

可能很多人会认为上面的观点是正确的,但它实际上是一连串毫无逻辑的推理,甚至是荒唐的建议。我倒过来看,假如上面的观点都是正确的,那么会发生什么?首先来看这两条调控措施:重税和一票否决制。征收重税,必然导致房价上涨。这个观点,前面已经说过。

那实施“一票否决制”呢?名义房价是可以压下来的,但政府能同时保证房源吗?能同时保证质量吗?能同时保证这些临时措施不违反法律吗?不能。我们都清楚,谁都只能“不惜代价”做一件事情,而不可能“不惜代价”做多件事情。

大规模保障房可以降低房价
这也是目前政府发大力气在做的事情,也得到很多民众的支持

低价保障房不可能是免费午餐,大家到什么时候才看清楚它的全部成本呢?住房绝不仅仅是一件商品,更是一种服务,它包含诸多经济要素:面积、格局、用料、装修、楼层、朝向、配套、地段、治安以及周边未来的规划和发展等等。所以政府出台的保障房政策是否通篇考虑了以上问题?谁能够以最高效率来协调这些因数?谁能够以最低的成本来提供服务?只能是市场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是我们的政府。

数量达到千万套规模的保障房政策,经不起简单的推敲。不错,保障房的名义售价,可以按官员的意愿随意设定。但是,它们的实际成本和市价,却是由经济规律所决定、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当政府成为千万套保障房的房东,而又未按货币分配标准时,官员的贪污腐败以及住房申请人的弄虚作假,就必然显现;再者,政府笨拙的规划设计与施工管理又会将成本推高,以致超过民营机构的运作成本。再有,由于缺乏充分产权,住户缺乏相应的积极性去善用和维护住房,这些都影响到房屋的利用价值。

保障房既保证不了质量,也不能保证能够分配到真正需要的人手中。如果还指望保障房可以降低房价,那也真是有点异想天开了。

政府卖地赚钱,推高楼市价格
这可能是目前最最流行的观点了,曾几何时,我也对此深信不疑。我们认为:中国的财政收入大部分来自房地产市场,由于政府大量卖地赚钱,所以推高了房价,并制造了楼市泡沫。

讲个小故事,假如你意外捡到一颗钻石,市场价格100万,然后你以同样的价格卖给中间商,那么中间商肯定会以高于或者等于100万的价格卖出。即使你送给中间商,因为钻石的市场价格在哪儿摆着,中间商仍然会按照高于100万的价格卖出。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即使政府把土地白送出去,最终购房者支付的房价也不会因此下降,这就是经济学的供求规律,它不会以人的意志而转移。

那什么推高了房价?是购房者本身。目前楼市需求旺盛,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1. 农民进城,数以亿计,创人类记录
  2. 住房面积和质量提高,购房者的平均年龄提前
  3. 购房成为人们储蓄保值的常用手段

有以上几方面的原因,楼市价格高涨也实属正常。况且是价格决定成本,而不是成本决定价格。价格是由对最终成品的供求决定的,决定了以后,再倒过来决定生产原料的价格。房价是完全由供求决定的,房价被供求决定后,才倒过来决定土地的拍卖价格和开发商的利润。所以即使土地拍卖价格再低,甚至是土地免费,房价也不会改变。如果土地真的免费送出,也只是让第一手得到土地的人,分得了本来归入国库的土地收入,而最终购房者不会得益。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下篇….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原创文章。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MOONDEV创作,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